回望1981丨承包办法拯救“深圳第一座高楼”始末

发布日期:2019-07-15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深圳特区成立之初  1978年11月的一个晚上,在安徽省小岗村的一个名叫严立华的农户家里,破败的茅屋里挤满了18位农民,借着微弱的灯光,他们在一张纸上按上了红手印,签下“生死状”。  将村内土地分开承包到个人,自负盈亏,这一举动开创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先河,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开始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  三年后的1981年,房地产领域的一项开创性举措也在以一个标志性事件起头,沿着历史的长河自然推进。  没有生死状,没有红手印。在1981年的那个夏天,刚刚成立一年还没有摆脱小渔村形象的深圳特区,酝酿了一场房地产领域的“农村承包责任制”的招拍挂制度。  这个标志事件起因于深圳特区要兴建第一座地标性高层建筑——国际商业大厦。作为特区的第一个地标性建筑,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  如何建设,如何推进,一开始深圳市政府并没有做太多的探索思考。按着以往计划经济“大锅饭”的做法,广东省建工部门把这一重要工程安排了给省内的一家建筑公司。  国际商业大厦工程投标会  但工程推进得并不顺利,首先卡在了工程造价上,该公司一开始提出每平方米造价需要500元,过了两天又改口需要550元,没过几天再次提高至580元。不到一个星期涨价三次,还要求提供基建材料的供应指标,以及钢筋、木材和其他特殊材料。时间浪费在了讨价还价上,工地闲了近两个月,青草长的都淹没了膝盖,还不见施工队进场。  工程陷入了僵局,彼时的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梁湘作为负责人与副市长罗昌仁、市建委方面的丁学宝开始坐下探讨研究。当时的蛇口工业区的承包办法引起了他们的兴趣,三人一致拍板计划采用公开招标承包的方式盖大楼。  思路理顺后,第一个步是公开招标,怎么吸引靠谱的招标公司,时任副市长的罗昌仁同志原是冶金工业部基建司司长,这位做过十几年基础建设工作老工程人主动出击致函中国一冶,欢迎中国一冶南下深圳,到特区来建功立业。  这之后,很快就有8家施工公司应招投标。按照国际惯例,对参标的4家建筑公司进行挑选,中国一冶以“每平方米398元的造价,工期一年半”的绝对优势在8家公司竞争中脱颖而出,成功中标胜出。  国商大厦承包合同  1981年的9月7日,全国第一个公开投招标项目、深圳第一座高楼、深圳市第一项合资工程—国际商业大厦招投标开始。这也标志着公开投招标制度在国内的开始。随后,深圳特区的基建施工、房地产公开招投标的改革之风,吹遍全国。  10月8日,国际商业大厦破土动工。“包工期、包质量、包安全、包节约,完成指标有奖”这一新的经济承包责任制,将职工的收入与劳动效率挂钩,充分调动了职工的劳动积极性。在施工中,中国一冶(第一冶金建筑公司)从最初的20多天盖一层楼,后来缩减为5天,结果只用了16个月时间,提前2个月完成建筑任务,质量达到全优工程,获得了60万元超产奖金。  “五天一层楼”建设速度,使我国的施工水平赶上了国际标准,被誉为“深圳速度”的起点。之后开工的深圳国际贸易大厦,更是创造了3天一层楼的新纪录。  万丈高楼平地起,小渔村变大都市从这里开始。全国房地产的大开发时代也从这里开始。  回头对比两个事件,尽管是两个不同领域,不同的制度,但也深藏着同样的精髓:把责任精准到个体,自负盈亏,充分调动了劳动的积极性。  谁能想到,历史最初的一瞬间给多年后的今天带来怎样的影响。40年后,小岗村的“生死状”珍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解决了13亿多人口的温饱问题。37年后,国际商业大厦成为了深圳的地标建筑,我国的招投标制度给房地产行业创造了百万亿元的市值规模,将中国城镇化率也从改革之初的17.9%到了2017年的58.5%。  回顾历史,1981年是改革开放40年中的普通而又不寻常的一年。除了招投标制度在我国的推行,在这一年,还发生了很多故事,与其他年份一样有很多第一次的历史瞬间:中国第一家房屋开发公司中房集团成立。第一个商品房小区广州东湖新村的竣工销售………  这一个个事件在当年或许只是一个闪耀的瞬间,但放在历史的长河里,它们都是一个个历史故事的开始。  (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属于作者)  ———— /推荐阅读 / ————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中国房地产报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 HN666)